欢迎光临织梦58网站机械网站模板 企业风采| 收藏本站| 愿景使命| 联系英仕
全国热线
400-036-2014

热点资讯

咨询热线:

400-036-2014

邮件: admin@dede58.com

电话:0317-8282-566

地址: 河北省泊头市西环工业园

新时代的边防部队报道谁来搞



边防部队的基层通讯员,一直是边防部队新闻报道的主力军。哪里缺少了报道员,哪里报道队伍建设不力,哪里报道员写稿的积极性不高,哪里的报道工作肯定缺乏生机和活力。可如今在基层边防部队,报道员的生存状况堪忧,影响了他们从事报道工作的积极性。

1.把新闻队伍建设摆到应有的位置。习主席多次强调,各级党委要加强新闻舆论工作。边防部队各级领导和机关,应该站在讲政治的高度,充分认识新闻报道工作对部队思想政治建设具有的重要作用,把报道工作摆到应有的位置,认真研究时下新闻报道工作中出现的新问题新情况新现象,并拿出切实可行的办法与措施,注重解决实际问题。要善于利用报道指导工作,促进部队建设。

3.培训工作没跟上。有个正师级的边防部队,真正从新闻院系毕业的官兵只有2人,而且有的还不放在新闻报道工作岗位上。基层报道队伍,主要靠部队举办新闻学习班培训。可这些年在军改中,一些部队放松了新闻报道员的培训工作,有的培训班有名无实,培训质量不高。有的培训班仅是开个会通报各部报道情况而已,连讲课人员都没有。有些单位也不愿请媒体的记者编辑来讲课,担心请人来讲课就要给他们旅差费和讲课费,而这笔钱怕巡视组巡视时提出质疑,惹出麻烦,所以报道员学习班能马虎则马虎,使得培训工作名不副实。

3.进退两难。在与一些被借调到机关帮助工作的基层报道骨干的交谈中发现,他们在进退问题上几乎都有着自己的苦恼。如果自己回到基层连队去,仅靠业余时间搞报道,难有成果。基层人员紧张,一个萝卜一个坑,每天的执勤、训练任务很重,连采访的时间都没有,搞报道很难出成果。而到机关去帮助工作,就有专门的时间去搞报道了,业务提高也快。那些被调到机关帮助搞报道的,无论是军官、士官还是战士,基本都受到机关的重视。但他们又不能迷恋机关,时间一长,原部队对他们就会冷淡。有个士官报道员,文字报道与摄影报道都搞得不错,还会搞电视报道,完全干的是一个干事的活,机关领导都喜欢他,但他面临士官选调的问题。而要选调成功,需要部队民主测评打分。如果他不回部队工作,肯定打分要受影响,到时“饭碗”都会丢;要是回部队吧,机关又离不开,他也有些舍不得,担心特长可能因此荒废了,所以犹豫了很久,不知自己该怎么办,真有些苦恼不堪。同样,一些借调到机关从事新闻报道的基层军官,也遇到类似的难题。

报道员生存状况堪忧

2.进步受阻。部队培养一个成熟的报道骨干不容易,少则两三年,长则三五年。过去优秀战士报道员可以破格提干,现在这条路基本已经堵死了。在基层部队,报道骨干的进步问题也非常突出。小宋从原装甲兵工程学院装甲步兵指挥专业毕业,因为具有新闻报道方面的特长,下部队第二年就被军分区借调到政治部宣保科从事新闻报道工作,已在各媒体发表稿件150多篇,是个很得力的报道骨干,但其关系还在某边防营。如今,他在副连职岗位上已经5年了,面临提职的问题。由于团里的提职指标和立功受奖名额是军区直接下定的,军分区管不到。虽然他工作成绩突出,但提职时团里就是不报他,说他的工作再好却不是在团里干的,团里有许多表现好的同志等待提职;而分区机关又不便给团里去电话打招呼,因为团里有电话记录,分区机关如打这样的电话,就成了干涉基层部队事务的证据,要被上级巡视组追责。所以,那些报道骨干在进步问题上常常受到影响,工作积极性也难免受挫。

群众办报的传统不能丢

新时代的边防部队报道谁来搞

全党办报、群众办报,是我党我军在长期的革命、建设、改革实践中形成的优良传统,在新时代必须更好地继承和发扬。尽管新形势下军队建设和新闻报道工作面临许多新情况,但作为军队思想政治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基层部队的新闻报道工作不能削弱,只能加强。边防部队的通讯员队伍建设,必须适应新形势,取得新进展。

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1.思想认识有偏差。有些边防部队领导认为,现在机关人员编制这么紧张,已经没有新闻干事的位置了,说明上级对新闻工作也不重视,自己没有办法改变这种状况,因而思想消极,也不如实向上级有关部门反映这方面的实际情况,担心被扣上“对部队改革不积极”的帽子。有些领导觉得在改革大势下,自己的前途命运尚难以把握,对单位新闻工作搞得好坏就不必上心了。还有的领导认为,人怕出名猪怕壮,单位报道搞多了,可能有些人以为他们有什么想法,弄不好告你一状,引来横祸,得不偿失,所以嘴上说要支持新闻工作而行动上却不然。思想认识决定行动,如果领导干部的认识不到位,单位报道工作肯定搞不好。

1.没有位置。过去边防部队军级单位的政治部门至少有1名专职从事新闻工作的干事,师级单位的政治工作部门至少有1名专职或兼职从事新闻工作的干事,团里也有至少1名从事新闻工作的宣传干事。如果人手不够,政治机关还可以理直气壮地从部队抽调部分新闻骨干来帮助工作。如今这些机关的新闻干事编制基本取消了,而调人到机关临时帮助工作也遇到上级规定和下级用人限制的问题。小罗是原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新闻系2014年毕业的本科生,来到某边防部队后,本分配在边防连当排长,后因参加团里一个典型报道成绩突出被军分区政治工作部宣保科发现,自2015年被借调到机关来搞新闻报道已经3年多,至今还是在宣保科“帮助”工作。去年从吉林大学新闻系毕业的国防生小李,是主动要求到边防部队工作的,一直被留在某团政治机关帮助搞新闻报道,而且他在新媒体方面很有特长,但由于机关没有新闻干事的位置,将他放到连队去团机关又没了搞报道的人,所以毕业1年来他还是“黑户口”,不知自己的身份到底是什么。驻边防某军分区有团级单位20多个,统计的报道骨干包括干部和士官仅15人,而且没有一个有正式编制,多是机关借调人员,他们身份尴尬。

2.解决问题不积极。新闻骨干的培养不是一朝一夕的事,需要部队具有长远打算,要一茬一茬传承接力下去,如此边防部队的新闻报道工作才会生生不息。而在部队新闻骨干的培养与使用上出现一些问题也属正常,只要领导干部正视问题的出现,真正重视解决,方法总比困难多,关键是有些领导解决这方面问题的态度不积极。某部战士小冯,曾因报道成绩突出被破格提干,后被某军分区政治部作为人才引进,他工作很卖力,不久又荣立二等功。 但工作几年后面临职务提升时,领导说他一直搞报道素质“太单”,遂将其放到某生产团当参谋锻炼,如今已经32岁了,还是正连职,部队提拔又冻结了,他很窝心。这样的问题本来不难解决,只因有些部队在新闻骨干的培养使用上没有长远打算,耽误了他们的提拔,也影响了其报道工作的积极性。